83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寄生情缘 > 章节错误

“你就是那个阚家的便宜女婿?”

“哼!......”

宁珂冷哼一下,没接他的话茬,反唇相讥道:“你还能不该关心一下,你的那个宝贝玄孙秦浑土的下落吗?......”

“你来了......”秦家老祖仍是面无表情,稍顿了一下,看了一眼被“鞭仙索”捆住的秦浑秋,说:“浑土那孩子还能好吗?......”

宁珂心里不禁骂道“这个老朽东西,心机倒很敏锐......”

地下室昏暗,没有灯光。这并不影响宁珂视物,没进来之前他就释放了神识。

只见秦家老祖抖抖索索,缓缓的站起佝偻的身体,蹒跚的走到秦浑秋的跟前,费力的蹲下,试图将捆住秦浑秋的“鞭仙索”解开。

这根绳索一看就不是凡物,果然不好解。

秦家老祖侧身背对着宁珂,手上不停,嘴上像是在对宁珂说,又像是自言自语:“我与你交手不止一次了......。我知道你心不够狠,杀不了我的......”

这话有几个意思?

一是在说他与宁珂搏斗过。宁珂算算,他与这秦家老朽也就照过两次面。

第一次在钱塘体育馆,他与阚玲比武,他混进比赛现场假装用拖把拖地——乘机在赛场布置了一道防御反噬阵,狠狠的坑了这老东西一次;

第二次,他冒充供电局的职工,给他家检修供电线路——实则盗取了他家保险柜中进入秘境的信物玉牌。那一次,这老东西还检测过他的体格和修炼的潜力......当时宁珂丹田破碎,修为清零了,他没发现什么异常。

还有,宁珂想起了被他扣住的伉俪珮。

二是说,你以前修为高时(宁珂估计他听说过,他的修为曾经达到过地级)都杀不了我,现在我突破到地级,你一个修为刚刚突破玄级的修者,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。

“借你的玉牌,还你!”

宁珂想到这,拿出上次在秦家老宅盗走的那块碟形入秘境的玉牌,加持了几分狠厉的真气,猛的向秦家老祖掷去。

秦家老祖歪歪倒倒的蹲在秦浑秋的身旁,见玉牌飞至,手臂轻巧的一伸,如猿猴摘桃一般顺然,手指似鹭鸶的喙捉鱼,精准的衔住了宁珂加持功力的玉牌。

宁珂一看,不由得大惊!

他本来向秦家老祖掷玉牌,就有试试这个老东西功力的意思,他清楚自己所加持真气的份量。

那块高速飞驰的玉牌,无疑像一枚暗器一般,修为弱一弱,不被打死也会被打残......可这个行将就木的老朽修者,动作轻盈的像功力超群的年轻人,哪有丝毫的垂暮之人的老态龙钟?!

果然,他是入了地级的修炼者,修为不是盖的。

“你与秦家的恩怨,就此划过如何?”

“噢?......你真的想就此揭过?......”

宁珂进了地下室,释放神识观察许久了。

他从秦家老祖的气息看,前天夜里他在这里布置的阵法已经起作用了。

但他绝不相信,秦家老祖真的愿意跟他和解......

“冤冤相报何时了......”

“哼哼,说的轻巧,阚家武馆的三条人命,就这样算了?!”

秦家老祖这回眼皮子算是睁开了,用下巴指着秦浑秋说:“再加上我的这个玄孙的一条命......”

“呵呵,他的贱命不值钱......他早已是个废人了,抵不了一条命。况且,我希望他继续的活着......呵呵,美好的日子等着他呢。”

听了这话,秦家老祖眼中透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寒芒,说:“阚家的那两个也是废物,黄级都没入......另外一个只是个不相干的外人。”

宁珂真是奇怪了,秦浑土和秦浑秋俩混蛋兄弟,在几十里外的临洝杀了阚家武术分馆的人,这个在钱塘老城区的老朽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?